五千万分账网络大电影的残酷真相:95%的项目都不赚钱

项目 采集侠 评论

在去年影视行业“寒冬已至”的声音四起之时,网络电影却成了2018年备受瞩目的“幸运儿”,除了单片分账冠军《大蛇》分账金额突破5000万,《灵魂摆渡·黄泉》《齐天大圣·万妖之城》两部网大分账也超过4000万,在不足千万成本下数千万的利润,甚至超越了95%

在去年影视行业“寒冬已至”的声音四起之时,网络电影却成了2018年备受瞩目的“幸运儿”,除了单片分账冠军《大蛇》分账金额突破5000万,《灵魂摆渡·黄泉》《齐天大圣·万妖之城》两部网大分账也超过4000万,在不足千万成本下数千万的利润,甚至超越了95%院线电影的盈利。

截至毒眸发稿,视频平台已公布的2018年分账过千万的网大数量为27部,比去年的17部的成绩多了10部;2018年前11个月,爱奇艺和优酷网络电影分账榜单中前40部片子的分账金额总和突破5亿……这样的成绩,在冠军影片只有一千八百万分账的2016年,是难以想象的。

看起来,网大行业发展已经欣欣向荣了,但是在“头部”赚得盆满钵满的繁荣背后,有大批“尾部”网大根本收不回来成本:《2018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前台播放量超过5000万的网络电影仅有16部,占总数的1.6%,而播放量小于100万的网络电影多达476部,占总数的46.2%。“同院线电影一样,网大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2018年有接近百分之九十五的项目不赚钱。”爱梦影业CEO雷鸣对毒眸说道。

五千万分账网络大电影的残酷真相:95%的项目都不赚钱

前台播放量超过5000万的网络电影仅有16部

数量之外,质量在2018年也成为网大越来越需要重视部分,在对“精品化”呼吁已经喊了接近三年后,终于出现了一些豆瓣超过7分的影片,但从播放量前五十的网大5.5的豆瓣平均分来看,“精品化”仍然还只是一个并未完成、正在路上的目标。即使如此,踏入了第六个年头的网络电影,也在2019年期待更新、更高的天花板。

“有八成的网大赔钱”

当三个月前人们还在为《灵魂摆渡·黄泉》四千多万的高额分账感慨时,《大蛇》在上线88天就创造了5078万的新分账纪录,这一数字几乎是2017年网大分账冠军《斗战胜佛》的两倍。

在2017年,还没有分账能过3000万的网大,全年分账超过1000万的加起来也只有17部;到了2018年,分账过3000万的就有6部,全年分账金额超过千万网大数量为27部,比去年增加了10部。

而从头部影片的投资回报来看,《灵魂摆渡·黄泉》和《大蛇》制作成本都在7、800万左右,头部网大已经从当年几十万的投资、回报几百万的水平上升到几百万成本、三四千万的盈利,对于从业者来说,从原本的有“小利可图”变成了有“大利可图”。

五千万分账网络大电影的残酷真相:95%的项目都不赚钱

《大蛇》上线88天就创造了5078万的新分账纪录

动辄七八倍、上十倍的投资回报,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网大的掘金之中。在电影资本“寒冬”中,各电视剧项目、院线剧组纷纷采取观望甚至退出的时候,网大这边的风景独好:有报道称,在2018年寒冬之际,横店在拍的剧组中,电影、剧集只能占20%,网络电影却能占到80%。由于成本低、制作周期短,网大成了“寒冬”中最火热的项目。

“‘热’的表层原因在于分账金额数字让很多人看到网络电影市场有钱可赚,深层原因是在互联网付费环境下网络电影的机遇给了行业很大的想象空间。”奇树有鱼副总裁李思文告诉毒眸。

然而在这种“热”之下,扎堆横店的网大剧组们,有多少能挤进分账过千万的头部、成为“以小博大”的幸运儿?从数据来看,情况似乎并不乐观:2018年11月《2018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前台播放量超过1000万的网络电影有278部,占总数的27%,而播放量小于100万的网络电影有476部,占总数的46.2%。也就是说,在最高网大播放量已经突破两亿的同时,有近一半的网大连100万都不到,以视频平台按照有效播放量进行分成的分账模式来推算,“可怜”的播放量数字也意味着这部分网大只有微乎其微的分账金额。

能上线的网大数量也连续两年一降再降。从2016年井喷期上线2463部影片开始,网大在2017年降至1892部,同比减少了23.2%;2018年前三季度上线1030部,预计全年数量不超过1400部,相比2017年又减少了近500部。

五千万分账网络大电影的残酷真相:95%的项目都不赚钱

网大数量也连续两年一降再降

数量减少的背后,是越来越严格的监管政策对网大的把关:仅2018年4月,各平台自查后下架的网大数量超过1000部。“整个2018年有大量的网大积压在片方手里,因内容不合格面临着永远无法上线的结局。”某网大从业者对毒眸说道,“这种政策监管的力度和范围在今年都进一步继续加大。”

不在少数的网大耗资拍摄制作完成、花费时间和成本进行宣传,但上线后没多久就被下架。“粗略估计,赔钱的网络电影数量有八成。”李思文对毒眸说道。当赚钱的头部网大的繁荣给了市场很多希望时,纷纷开机的网大剧组们在探索如何“力争上游”之外,也许更应该避免成为那近500部播放量不过百万的“尾部”之一。

网大到底有没有“精品化”的必要?

尽管2018年分账超过3000万的影片中,有一部豆瓣评分达到7.1的《灵魂摆渡·黄泉》,难得地实现了网络电影分账、评分的双赢,但对于从诞生之日就带着“low”、低俗等负面标签的网大而言,实现高评分并非易事。2018年豆瓣评分过6分及格线的网大相比2017年增加了2部,但也仅仅只有16部,而今年的分账冠军《大蛇》,豆瓣评分只有3.2分。

在2014年网大诞生初年,软色情等低俗内容铺天盖地。在爱奇艺当年的网络大电影分账票房榜中,排名前20的网大有8部片名就带有“空姐”、“校花”等字眼,几乎所有影片都包含着暴力色情内容。除此之外,蹭IP现象也充斥着那几年的网大市场,如院线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火了之后大批“潘金莲”题材的网大轰炸市场,头部分账影片如《山炮进城2》,豆瓣只有3.9分——“精品化”在当时无从谈起。

五千万分账网络大电影的残酷真相:95%的项目都不赚钱

《山炮进城2》豆瓣只有3.9分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2016年。2016年4月,爱奇艺在网络电影行业交流会上公开呼吁网络大电影制作走向精品化及专业化,“精品化”的概念终于被扔进网大市场。也许是对当时乌烟瘴气的网大行业忍无可忍,当年11月,网大第一次遭遇整改下架:爱奇艺、腾讯、优酷等视频平台先后下架60多部网大,相关片方收到的解释为“影片因广电政策原因下线,后续发行影片请注意不要违背国家的相关政策法规,避免低俗、暴力、色情、脏话等”。在数量爆发、质量不过硬的年代,政策的出台逼迫网大不得不探索“精品化”的道路。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