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男体盛内幕:大二学生勇当男体盛模特(图)

项目 admin 评论

重庆男体盛内幕:大二学生勇当男体盛模特(图) 2005年09月26日09:33 国际在线 男体盛 男体盛 核心提示 昆明出现“女体盛”后,我市《新女性》杂志社为批判“女体盛”,策划了一嘲男体盛”活动。9月22日,央视对此次活动进行报道。昨日,针对网上的一片骂声


重庆男体盛内幕:大二学生勇当男体盛模特(图)
 
2005年09月26日09:33 国际在线  
 

  

重庆男体盛内幕:大二学生勇当男体盛模特(图)

 
 

  男体盛

  

重庆男体盛内幕:大二学生勇当男体盛模特(图)

 
 

 
 
 
     
 
 

 

  男体盛

  核心提示

  昆明出现“女体盛”后,我市《新女性》杂志社为批判“女体盛”,策划了一嘲男体盛”活动。9月22日,央视对此次活动进行报道。昨日,针对网上的一片骂声,《新女性》杂志社总编、“男体盛”总策划王继对本报记者说:“这是我意料中的结果。”

  昨日,王继旧事重提,透露了“男体盛”活动的内幕。

  2004年5月,“男体盛”活动消息发出,43名小伙子先后报名。当听说要“半裸、拍照”等后,帅哥们纷纷临阵退缩。最后,我市某专科学院大二学生、21岁的小波最终同意“献身”。

  事前准备 男模全身脱毛除去死皮

  联系厨师、特邀女食客等,经过一个月准备。6月5日9时,“男体盛”在解放碑“神户牛排屋”展开。小波平躺在木桌上,手脚固定。最初由3名女子给小波美容,小波脸涨得绯红;换了一名男美容师,小波才平静下来。忍受了脱毛的疼痛,除死皮膏涂在身上的冰冷,以及为防异味,不准进水、进食的饥饿,4小时后,小波原本粗糙的皮肤柔滑了,手肘等处的角质层消失,手臂、大小腿的汗毛褪净,身上发出一股淡淡的甜橙香味。其间,摄影师让他全裸出镜,小波不答应,工作人员只好为其买来一条泳裤穿上。下午1时40分,穿着和服的日本料理师开始在平躺着的小波身上布菜。

  盛宴过程 六美女食客吃了40分钟

  当冰冷的三文鱼片放到小波心脏部位时,小波哆嗦了一下。接着,三文北极贝、鱼籽、鲷鱼等布满他的全身。菜肴摆放完毕,特邀的6位美女嘉宾围着他,但都不好意思动第一筷。不知谁喊了一声:预备,起!美女们才机械地举起筷子。

  40分钟过去了,美女们才有所放松,小波身上的菜品逐渐减少。一美女还幽默地问小波“饿不饿”?小波虚弱地答了一声:“饿!我冷,我饿1引得美女食客们哄堂大笑。

  经过1个小时零5分钟,小波饱受冷饿煎熬,终于完成了当“菜盘子”的使命。

  食客内幕 吃“男体盛”是完成任务

  6名食客中,4名都是《新女性》杂志社的编辑,同时也参与了“男体盛”的策划。“只是将此当成一项工作必须完成,否则可能不会去吃。”接受记者采访时,她们说。

  “起初不太情愿去吃‘男体盛’,感觉怪怪的,但老总下了死任务。”虽然事隔一年多,编辑曾珍仍记忆犹新。“菜都是放在菜叶或萝卜片上的,并未直接接触帅哥身体。其间有片三文鱼掉在他身上,我都不敢用筷子去夹。”

  另一名编辑曾杨透露:“其实我们都是吃了午饭去了,一个形式而已。”她说当时的感觉是“有一种男女平等,挑战‘女体盛’的快感。”曾杨说,此事一年后突然掀起轩然大波,让她们很吃惊。

  食客中还有两名志愿者——当时的金夫人婚纱影楼文化事业部经理罗焱女士、提供场地的神户牛排屋老板陈心意女士。

  “就算现在再来一次,我也一样会参加。”罗焱坦然面对采访。罗焱自称不是女权主义者,但他认为“男体盛”之所以受到众多网民“批斗”,是因为“这些人心里在发慌,认为‘男体盛’动摇了男权社会的根基”。

  当事男模 “男体盛”是一种艺术

  免费当模特的小波是个阳光男孩,身高1.86米,运动员出身。爱踢足球,曾获我市大学生田径比赛第一名。今年大学毕业后,他去了武汉。

  昨下午,记者多次与他联系,但总是关机。一个月前,小波在接受央视《社会记录》栏目记者采访时称,“男体盛”只是在学校的一段人生体验,他觉得没什么不妥,只要把自己的心态摆正就行。小波声明“如果是将人体当成一种赚钱工具,谋取商业钱财,我觉得很鄙俗,不能接受。但事实上,这是一种艺术,一件普普通通的事,任何人都不该用有色眼光看待这事。”

  1

([SPLIT])

  策划单位 此举为了批判“女体盛”

  “策划‘男体盛’完全是为了批判‘女体盛’。”此次活动总策划王继说,昆明的“女体盛”,其实就是把女人当器皿,让男子消费,其实就是一种不择手段污辱女人的商业行为,究其根源,是根深蒂固的男权主义思想在作祟。“男体盛”是站在女性的立场上考虑,用最形象、最直观的方式,让女人消费男人,以此对男性尊严的触动和挑战,逼着让男人去思考如何达到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

  他说,策划此次“男体盛”活动,如果按照昆明的“女体盛”的计费标准,每人1000元吃10分钟,6位“食客”所吃“男体盛”可卖2.4万元。但他们分文未取,反而花去4000多元。“网上挨骂是我意料中的事,毕竟这样的活动是不值得提倡的。”(记者向军 周立)

  2004年4月2日,云南昆明一家餐厅搞了一次“女体盛”,还没等正式开张营业,就歇菜了。

  这“女体盛”据说是从日本舶来的,即拿年轻女子的半裸身体作餐盘,上面放一些寿司让食客去吃。该“女体盛”在昆明一面世,立刻成了千夫所指的靶子、全国媒体围剿的对象。几天时间,当地卫生部门就对“女体盛”亮出红牌,封杀的理由有二:两位“女体盛”的模特作为工作人员,第一不能提供健康证;第二在工作时未能穿戴整齐,这都违反了《卫生食品法》。

  男体盛:商业噱头还是行为艺术

喜欢 (2)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