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内幕 当年重庆直辖决策亲历-

项目 admin 评论

重庆直辖十年了,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百姓生活越来越好,重庆影响越来越大……这一切,都缘于重庆直辖。 当年,重庆是怎么直辖的呢?鲜为人知。 国家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副司长、当年重庆直辖方案起草者之一孙秀东,3月7日在北京接受了本报特派记者专访,首次

  重庆直辖十年了,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百姓生活越来越好,重庆影响越来越大……这一切,都缘于重庆直辖。

  当年,重庆是怎么直辖的呢?鲜为人知。

  国家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副司长、当年重庆直辖方案起草者之一孙秀东,3月7日在北京接受了本报特派记者专访,首次就当年的直辖决策内情进行公开披露。  
 
 
 

  直辖方案起草者说内幕

  “每当在中国地图上寻找到重庆时,我都会激动万分,怎么看都是西部一颗璀璨的明珠。”国家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副司长、当年重庆直辖方案起草者孙秀东3月7日在北京接受本报特派记者专访时,对新重庆的发展变化十分感慨,“事实证明,党中央、国务院当初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决策是多么英明。”

  “重庆突飞猛进的表现,证明当初我们设计的方案是成功的,现在应该可以告诉大家当年的一些内幕了,”重庆直辖10周年到来之际,孙秀东首次就当年的直辖决策内情进行公开披露。

  秘密调研只有四人知情

  “当初对重庆进行直辖调研,连我们部长都不知情。”孙秀东对当年那一幕记忆犹新:1994年秋的一天,时任国务委员李贵鲜突然向时任民政部部长多吉才让“借”人。当时还只是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审核处副处长的孙秀东就这样被借调到国务院,那一年他38岁。

  直到李贵鲜召集他和另外两名秘书秘密开会,他才知道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成立一个特别调查小组,论证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可能性,他们负责收集第一手资料并起草方案。由于行政区划调整十分敏感,该调查当时被视为国家机密,包括孙秀东在内只有4人知情,连时任民政部长多吉才让都不知道详情。“当时,我们到四川、重庆调研,都是以检查民政、人事工作为名,暗中从事相关走访考察。主要是避免类似‘三峡省’那样的事情发生,闹得沸沸扬扬,最后不了了之,影响社会稳定。”

  为什么要设重庆直辖市

  孙秀东记得,建国以来最大的行政区划调整就是设立海南省和重庆直辖市,1997年通过重庆直辖的决议,有不少人对为何选择重庆作为直辖市表示不解。他解释,党中央、国务院领导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初衷,是基于三种考虑。一是四川省人口过多,1.1亿多人,面积过大,57万平方公里,管辖23个地级政区、221个县级政区,是我国管辖县级以上行政区域单位最多的省,本身不便于有效管理。二是为了三峡工程建设的统筹管理和三峡库区移民的统一安置。三是因为重庆是长江上游最大的城市,要充分发挥它的中心城市辐射功能,利用它的区位优势带动西部地区发展。“现在看来,重庆是完成了这些任务的。”

  据透露,按照法律程序,设立一级行政区须由国务院向全国人大提出,时任总理李鹏应该是第一个提出设立重庆直辖市的。

  宜昌广安达川差点入渝

  孙秀东透露,他最初的设计方案是以三峡库区为中心设立一个一级政区,把湖北宜昌、四川万县等沿江城市整合在一起。后来一商量,觉得牵涉方方面面的利益太多,中间管理层次没有解决,未走出原“三峡省”的思路,不符合精简、效能的原则,只好放弃。

  前前后后经过一年半左右的调研,孙秀东等人又重新起草了3套方案。一是就把当时老重庆区域“提拔”为直辖市,这种调整最简单但弊端很明显,解决不了四川人口过多的问题;二是把老重庆和四川的万县、涪陵等地整合在一起设立直辖市,但黔江就成了一块“飞地”,是区划调整的大忌;三是把四川的巴中、广安、达川、万县、涪陵、黔江都划入重庆,后来考虑到会造成“小马拉大车”,给重庆直辖市带来太多包袱,因此也被否决。

  后来,综合几种方案,经过对各地区经济总量、人口、面积的精确计算,最终形成了和重庆直辖市现在区划格局一致的调整方案。

  孙秀东告诉记者,行政区划调整不能搞“拉郎配”,也不能尽挑肥肉。关于重庆直辖市的方案是经过精心设计、科学论证的,现在的实践证明,最终的方案最适合重庆的发展,也带动了民族地区和三峡库区各项工作的开展。重庆直辖市人口比京、津、沪的总和少不了多少,但面积却比3个老直辖市加起来的总和还多一倍多,全球罕见。

  调研中途遭遇泄密事件

  尽管调研相当隐秘,但个别地区的领导还是隐约感到将有不同寻常的事发生。1996年春,一个惊人的消息在香港的报纸上刊出:大陆准备设立重庆直辖市。不仅如此,连区划示意图也明白无误地刊登出来。把特别调查小组的人吓了一大跳,工作一度显得很被动。

  不久,泄密事件水落石出,原来是某地方报纸的负责人违反纪律走漏了消息。该负责人因此受到处分。

  所幸此时,党中央、国务院感到设市条件基本成熟,可以按照法律程序交有关职能部门加快具体运作,最后交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审议决定。之后,国务院决定,将四川省所辖的涪陵、万县、黔江2市1地交由重庆市代管。1996年6月,民政部重庆直辖市议案研究小组正式成立,11月22日,民政部代国务院起草的设立重庆直辖市议案及其说明正式上报国务院。12月20日,经总理办公会议讨论,设立重庆直辖市议案及其说明由国务院正式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1997年2月19日,全国八届人大24次常委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天津厅召开。国务院提交的设立重庆直辖市的议案顺利通过,并决定提交即将召开的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五次会议审议。

  同年3月14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投票表决通过了《关于批准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决定》。

  从此,新中国历史上一个新的中央直辖市正式诞生。

  设计者十年未到新重庆

  作为重庆直辖方案的起草者,孙秀东先后只去过两次重庆。一次是从成都坐火车到重庆,然后转汽车下去调研。第二次是乘飞机到重庆,吃住都在渝州宾馆,几乎没出过门。作为吉林人,孙秀东对重庆的印象是:“山城”、“自行车很少”、“区县道路比较差”、“火锅很好吃”。由于参与重庆行政区划设计的缘故,孙秀东对重庆一直十分关注,经常通过重庆卫视“俯瞰新重庆”来了解重庆直辖后的变化。“看到重庆现在变得越来越漂亮,人们生活越过越好,我就感到由衷的兴奋和高兴。”他表示,重庆直辖这10年一定变化很大,但遗憾的是自己10年来从没再去过重庆,“有机会一定要回去看看。”

  重庆直辖10周年之际,孙秀东特意通过重庆晚报转达他对新重庆的祝福:希望重庆借着直辖的东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充分发挥区位和直辖优势,真正崛起于中国的西部。记者许泉李伟 周舸 发自北京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